努力加载中...
发新帖
[小三警报]

急着回家见老公,没想到却抓奸在床【小说】

查看: 9931|回复: 2
发表于 6 天前 |举报
99312 楼主
谢谢亲的鼓励,爱你!
已邀请用户 : (此提示只有您可以看到,其他用户无法查看)

刚下飞机,宋文舒直接就出了机场拦了一辆计程车。

 

她最近几天,一天赶三天的戏份就是为了早点回家,她已经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没有见过陆家冀了,这让她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他。

 

“师傅,不用找了!”

 

车子刚停下来,她扔了一张一百块,推开车门就往小区里面冲进去。

 

在电梯里面就已经拿好钥匙了,今天是周末,陆家冀不是在公司里面就在家里面。

 

她打电话问过陆家冀的秘书了,公司没什么事情,那么陆家冀多半是在家里面了。

 

“卡塔”

 

钥匙转了一下,她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打算给陆家冀一个惊喜。

 

屋子里面静悄悄地,她小心翼翼地踩着高跟鞋往二楼走。

 

只是和客厅里面的安静不一样的是,主卧里面细碎的声音不时地传来。

 

“嗯~~~快,快一点,嗯不行了,慢,慢一点~!”

 

紊乱的呼吸、娇媚的女声,那么大声,却又那么小声,却充斥满了她整个听觉神经。

 

宋文舒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僵冷的,铁质的门把,她的食指覆在上面,只觉得关节都已经僵硬。

 

心口就好像被人放了一个鞭炮,炸开了,血肉模糊,耳朵和脑袋都是“嗡嗡嗡”的,一片凌乱。

 

没有关紧的门,她的手指只是微微一顿,就开了。

 

房间里面的光线迷离不清,可是那冲鼻而来的情欲的灼热烧得她整个胃都在翻腾。

 

“啊!”

 

和刚刚不一样,此刻开口的女声充满了惊恐和失措,原本因为男人而樱红的面庞此刻有些白,红白交错间又羞又赧。

 

宋文舒站在那里,看着男人迅速地扯过一旁的被子,遮挡两具交接的躯体,她只觉得眼睛有些发疼,这样的一幕刺得她的眼球都在烧火。

 

“你怎么回来了?”

 

陆家冀看着她,眉头折了一下,明显的不高兴。

 

他一边看着她,一边紧紧地护着怀里面的那个女人,女人的脸被他扣在怀里面,她看不到。

 

宋文舒怔怔地看着床上的陆家冀,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僵住了不会流动一般,她的丈夫,她爱了八年的男人,和她结婚三年不碰她,却在她出去拍戏的时候带着别的女人回家乱搞。

 

“嗯~你闷到我了家冀。”

 

陆家冀怀里面才女人突然动了动,从他的怀里面挣扎起来,露出一张宋文舒熟悉的脸。

 

宋文舒所有的话,在看到尹静婷那一张脸的时候,全部都被她咽了回去。

 

深深地抽了口气,生生将眼底里面翻涌的情绪全部逼了回去,她挺直了自己的腰杆,仰着修长优美的颈线,冷冷地看着床上的陆家冀,没有半分感情地开口,“陆家冀,我们离婚吧。”

 

“求之不得!”

 

陆家冀看着她,眼底没有半分的温度,开口的话也是没有半分的迟疑。

 

宋文舒只觉得心口一痛,却听到那个在陆家冀怀里面的尹静婷拉着陆家冀:“家冀,你别冲动,我不是故意破坏你们的!文舒,对不起,是我的错,我答应你我以后都不会出现在家冀面前,你不要和家冀离婚……”

 

看着尹静婷可怜兮兮的样子,宋文舒忍不住冷笑:“够了,尹静婷,收起你假惺惺的样子,真让人恶心!”

 

她话音刚落,陆家冀就将尹静婷拉到身后,上前看着她无比的嫌弃和讽刺:“再恶心,也比不上你,宋文舒!”

 

宋文舒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往上冲,她看着眼前自己爱了八年的男人,整个人都是发颤的。

11036-cmi46H.jpg

那在陆家冀怀里面的尹静婷看着她,脸上是得意的笑,她抿着发颤的嘴唇,伸手直接就对着那张自己爱了八年的脸甩了过去。

 

“啪!”

 

“文舒,你干什么!你有什么冲着我来,是我勾/引家冀的,你——”

 

“陆家冀,从今天起,我不会再爱你了。”

 

尹静婷还在那儿不断地说着,宋文舒却看都不看她一眼抬腿转身直接就走,剩下还在演戏的尹静婷和一脸怒气的陆家冀在身后。

 

“哐。”

 

门落下,隔开了宋文舒和陆家冀,也隔开了她爱陆家冀的八年。

 

眼泪落下来,宋文舒抬手擦着,却始终比不上那速度。

 

她不敢停留,这是她最后的骄傲和自尊。

 

包包里面的手机响了起来,宋文舒愣了一下,抬手捂了一下发热的眼眶,才将手机拿出来按了接听:Annie。”

 

是经纪人Annie,宋文舒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下午要参加新电影的选角。

 

“你在哪儿?明天下午的选角你不会忘了吧?”

 

喉咙有些发紧,转身离开得再快,把心收回来的速度却根本就跟不上。

 

宋文舒微微抽了口气,才勉强开口:“记得,我明天会记得过去。”

 

“行,你记得两点得到,我在门口等你。”

 

“嗯。”

 

她不想多说,忍着的哽咽太容易暴露她的情绪了,随便应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却没想到转弯的时候直接撞上了一个人,她正好低着头,一抬头刚想开口说抱歉,唇瓣就擦过对方的下巴,很轻的触感,轻到甚至让她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真的不小心亲了一个男人的下巴。

 

反应过来的宋文舒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压着难受的心情如今是更多尴尬。

 

“对不起。”

 

宋文舒抬起头的时候不禁一怔,他们宋家的人颜值本来就已经很高了,陆家冀也是出类拔萃的长相,但是看到跟前的男人的时候,还是禁不住愣了一下。

 

男人的五官精致得有点儿不太像是男性的五官,一双桃花眼中间是挺直的鼻梁,鼻头下面的双唇,唇薄齿红,每一处都像是细细下手才出来的上好之作,凑在一起的惊艳更是让宋文舒这种阅历万千的人也禁不住失神。

 

“对不起有用吗?”

 

男人突然开口,凉薄尖锐的话让她回过神来,头微微一动,就对上对方那一双凉沁沁的眼眸,棕色的眼眸里面带着淡淡的讽刺,这让宋文舒有些讪讪。

 

她抿了抿唇,才开口:“那请问先生想要怎么样?”

 

她的眼底里面还渗着眼泪,灯光落在她的眼眸里面,打着明晃晃的花,萧衍看着眼前的女人,眉角微微一挑:“很简单,我还给你。”

 

宋文舒不明所以:“还什么——!”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唇上突然一凉,不过是半秒钟左右的接触,男人很快就起身,看着她,表情凉薄:“两清了。”

 

说着,他已经抬腿继续往前面走,完全不理会宋文舒的反应。

 

“你——”

 

宋文舒只来得及说这么一个字,男人就已经只留给她一个背影了。

 

她忍不住皱了皱眉,看到男人向前走的方向正是自己刚才出来的那个房间的方向,想了想,她最后还是抬手将嘴唇抹了一下,只能自认倒霉了。

 

是夜,宋文舒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看着楼下被夜色吞没的一切,半响之后,拿起手机点上了“老公”那一行的联系人,抬手打下了一行字:“明天上午九点,民政局门口,不见不散。”

 

发送完毕,她直接关了机,眼底的景致一点点地被眼泪吞噬,她到底还是没忍住,抱着自己蹲在了地上,努力压着自己的难受,却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一整晚没有睡,第二天起来,宋文舒看着眼睛的黑眼圈,用了一个小时化了个精致的妆容,才拎着包包出门。

 

她今天要和陆家冀离婚,即使是离婚,她也要让自己昂首挺胸。

 

宋文舒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陆家冀了,他刚从车上下来,只是没有立刻走下来,站在驾驶座边上过了一会儿才下车。

 

她抬腿走过去,脚步却停在了陆家冀车前的三米处,看着车里面的尹静婷,身侧的双手一点点地收紧,指甲嵌进手掌心,她却仿佛没有任何的知觉。

 

直到眼前被一片阴影挡住,陆家冀走到她跟前,她才微微松了松手,咬着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进去吧。”

 

陆家冀看着她脸色微微一顿,到底没说什么,抬腿跟着她走了进去。

 

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宋文舒手上的结婚证就变成了离婚证。

 

“陆家冀……”

离开前,她还是忍不住开口叫住了他。

 

只是他回头看向她,脸上是不耐的神色,开口的话就像一把锥子一样,狠狠地刺在她的心口上:“如果你要问我有没有爱过你,我想你不用问了,答案很清楚。如果说和你结婚是我最痛苦的事情,那么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

 

“轰”

 

宋文舒只觉得自己脑袋好像被什么炸开了一样,她看着眼前相识了二十多年的男人,苍白着脸咬着牙一字一句地开口:“那么从此以后,我们,生死不相干。”

 

“你这样想就最好了。”

 

陆家冀扔下这句话,抬腿直接就离开走出了民政局。

 

宋文舒看着他的背影一点点地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不禁笑了,八年,她也该清醒过来了。

 

将离婚证放回包包里面,她抬腿也走出了民政局。

 

只是没想到,在民政局门口,会有一大群记者候着她。

 

“宋小姐,听说当年你和陆总结婚是因为你设计了他和你一晚情被家长发现,所以你今天离婚,是因为陆总终于受不了你了吗?”

 

“宋小姐,听说你当年逼走了陆总的初恋女友,那么你们现在离婚,是他的初恋女友回来了吗?”

 

“宋小姐,你的脸色很不好,是昨晚没睡好吗?陆总的气色不错,是不是这次离婚是陆总逼你的了?”

 

“宋小姐……”

 

一字一句,都是在攻击她。

 

宋文舒被那群所谓的记者围在中间,出不去,也倒不回去,穿着高跟鞋好几次差点儿摔倒。

 

“麻烦你们让开……”

 

她的话被淹没在一众的问题中,宋文舒被推着,整个人左晃右晃。

 

而不远处,正在被陆家冀护着进车子里面的尹静婷突然看过来,勾着唇对她露了一个得意的笑。

 

宋文舒微微一僵,她和陆家冀离婚的事情很保密,现在这么多狗仔队,显然是尹静婷的手笔。

 

心底的愤怒和难受翻滚着,她用力推开了跟前一个不断挤着自己的男人:“麻烦你们让开!”

 

歇斯底里的声音,倒是让围着她的好几个人都愣了一下。

 

宋文舒直接挤开人走出去,这时候却不知道从哪里冲出了一个女人,拿着手上的东西就往宋文舒的身上泼过去。

 

有人看出了那女人,连忙叫着:“小心!”

 

宋文舒只来得及侧头怔怔地看着那女人手上提着的硫酸往自己的身上泼,脚下的鞋子好像被钉在了地面一样,根本就动不得。

 

“啊——”

 

被人拉开的时候,宋文舒没有反应过来,不禁叫了一下。

 

“啊——”

 

那原本落在宋文舒身上的硫酸全都被男人的后背挡开,那衣服正“滋滋滋”地冒着烟,在场看到的女生被吓得尖叫。

 

宋文舒反应过来,连忙挣开男人的怀抱,抬手拽着男人身上的衣服。

 

“宋小姐都这么喜欢脱陌生男人的衣服吗?”

 

低沉醇厚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宋文舒将手上脱下的衣服往地上一扔,抬头对上男人的黑眸,不禁微微一怔:“是你——”

 

怎么最近总是遇到这个男人?而且她今天是和陆家冀来离婚的,但是他来这里干什么?

 

看到男人的眉头皱了一下,宋文舒顾不上那么多,连忙拽着他:“我们去医院。”

 

大概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些记者也不敢上前堵人了。

 

宋文舒担心男人的伤,情急之下,直接就牵着人的手走,直到上了车,她才感觉到什么不对。

 

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手正紧紧地扣着男人的手,如同情侣牵手一般的姿势让她脸上一烫。

 

抬起头,却对上男人意味深长的视线。

 

宋文舒连忙松开手,在抽回手的时候被男人用尾指在手心上勾了一下。

 

如同勾在她的心上一样,痒痒的。

 

她侧头看向男人,男人脸色淡漠地坐在那儿,嘴角上的笑容似笑非笑,她分辨不出来他刚才的动作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最后只能作罢,收回视线转向车窗外面。

 

一路上谁都没有开口,身旁男人的气场让她没有办法忽略,宋文舒一路上如坐针毡,直到车子到了医院,她才松了口。

 

幸好现在是十二月,萧衍穿了两件衣服,宋文舒的反应也快,不过尽管是这样,还是在后背上沾到了不小一块的皮肤。

 

处理的时候宋文舒站在诊室的外面,一边跟经纪人Annie说这件事情一边看着里面的情况。

 

男人坐在椅子上,微微附着身体,护士正处理这他后背上的伤口,宋文舒特意看向他的脸颊,却发现对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偷看被人捉包,宋文舒有些窘迫,拿着手机往外面走了走。

 

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陆家冀和尹静婷,冤家路窄也不过如此。

 

“文舒,好巧啊。”

 

尹静婷看着她,笑得甜甜腻腻的,和半个多小时前在民政局门口对着她示威的笑容完全不一样。

 

宋文舒并不想理会她,离婚证还在她包包里面躺着,都没有热乎,她做不到那么大方。

 

大概是见她要走,尹静婷急忙拉着她:“我们是来做婚检的,不是孕检,文舒你别误会……”

 

听到尹静婷的话,宋文舒不禁冷笑:“误会?”

 

孕检和婚检,有什么区别吗?

 

“我们——”

 

“可以走了吗?”

 

淡漠的男声插进来,尹静婷的话被打断。

 

宋文舒回头看向已经从诊室出来的男人,点了点头,伸手拉开尹静婷的手:“麻烦尹小姐下次不要动不动就拉着别人。”

 

“不好意思啊文舒,我只是怕你误会。原本以为我和家冀这样会让你难受的,倒是没想到文舒你也已经找到自己想要的人了。那么,恭喜你了。”

 

尹静婷这话说的,明面上听不出什么,可是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她在暗讽着什么宋文舒这么快就找到下家了。

 

宋文舒气得有些发抖,回头看着尹静婷,却不想对上陆家冀的视线。

 

讽刺、鄙视、嫌弃,大概这个世界上最让人不堪的情绪,都在这一眼里面了。

 

她浑身一僵,脚下的高跟鞋微微一歪,身体往后倾斜。

 

就在宋文舒以为自己要摔倒的时候,身后却贴上了一副紧实的胸膛,男人醇厚的声线从头上传来:“就不劳尹小姐祝福了,尹小姐还是多担心自己吧,你是怎么和陆先生在一起的,也得防防别人了,不像我跟文文,水到渠成。”

 

男人语气刻薄,尹静婷气得满脸通红,勉强挤了个笑容出来。

 

宋文舒看着尹静婷,心底有几分舒爽,身后男人的胸膛结实温厚,如同她最坚实的后盾一样。

 

这样的想法让宋文舒有些不可思议,压着心底的慌乱,抬头看向男人:“我们走吧。”

 

“等等——”

 

尹静婷见宋文舒不停下来,抬腿直接追了上去走到宋文舒和男人的跟前:“等等,文舒!我忘了跟你说,我和家冀三个月后的婚礼,希望你到时候能来。”

 

宋文舒低头看着尹静婷手上递过来的请帖,只觉得无比的刺眼。

 

偏偏尹静婷还在那儿假装无辜地问她:“怎么了文舒?我和家冀是真心相爱的,你是见证了我们两个人风风雨雨的人,我喜欢你到时候能够到场。”

 

厚颜无耻也不足以形容尹静婷了,宋文舒伸手接过请帖,抬头看着尹静婷冷笑:“尹小姐放心,我一定会到场的,到时候,我还会给你和陆先生一份大礼。”

 

大礼两个字被她咬得重,尹静婷却仿佛听不出来话中话,看着宋文舒一脸的高兴:“谢谢你了,文舒。”

 

宋文舒没有回她,转身直接就走了。

 

三个月后,还真的是快。

 

手上的请帖就好像是在讽刺她那过去的八年的愚蠢一样,宋文舒低头看了一眼,直接往包包里面一塞,脚下的步伐加快着往医院走。

 

“宋小姐。”

 

宋文舒几乎忘了自己是怎么到医院的,直到身后的男人却突然之间伸手拉住了她。

 

她被身后的男人拉着,不得不停下脚步,这时候才想起帮自己挡了硫酸的男人,抿了一下唇,回头看着对方:“先生,请问还有事吗?”

 

男人松了手,低头看着她,那双眼眸里面如同不见底的深潭一般:“我可以帮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微微挑着,眼底却是凉薄的冷清。

 

宋文舒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说的帮忙是什么意思,直到对方眼皮微微一撩,看着身后还未走远的尹静婷和陆家冀,她才反应过来。

 

可是她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不用了。”说着,她抽了口气:“我还有事,这位先生还有什么问题可以联系我的助手,这是我助手肖潇的电话,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联系她。”

 

宋文舒说完,转身就走,有点儿落荒而逃,这个男人太深不可测了。

 

“你难道不觉得,才离婚三个月不到,你的丈夫就和小三结婚,全世界都会笑话你吗?”

 

她的脚步僵在原地,回头看到男人食指和中指夹着她塞到他手上的名片,一只手插在裤袋里面,脸上明明是带着笑的,可是宋文舒却感觉不到他半分的笑意。

 

一针见血的话,宋文舒吞了一口喉咙的苦涩,才开口:“所以呢?”

 

“所以我可以帮你,帮你挽回一局。”

 

他说得很淡,仿佛只是说今天我们去吃什么菜一样。

 

宋文舒忍不住笑了,“你打算怎么帮我?”

 

他没有直接开口,而是一步步地向着她走过来,最后停在她不到半臂的距离,低头直直地看着她,“我可以娶你。”

 

两张脸就差不到五厘米的距离就贴在一起,他一说话,那温热的气息全打在宋文舒的脸上。

 

宋文舒只觉得心口一滞,视线沉入那双黑眸中,竟觉得心头有几分浮动。

 

“麻烦让一让……”

 

路人的声音让宋文舒清醒过来,她往后倒退了一步,脸上挂上了冷漠的疏远:“我觉得先生你可能要去脑科看一下。”

 

说着,她抬腿直接就离开了,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到了最后甚至有些慌乱。

 

离开得太快,宋文舒没有看到身后的男人看着她眼底如同狩猎般的眼神。宋文舒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快,走出医院,她才停下来,摁着胸口缓着不太正常的情绪。

 

包包里面的手机响了起来,宋文舒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经纪人Annie的电话。

 

“文舒,你现在在哪里?微博上说你被人泼硫酸了,没事吧?”

 

宋文舒从包包里面拿出墨镜和围巾披上,才应道:“没事,有人帮我挡了,我现在在医院,准备回去。”

 

“没事就行,你离婚的事情这两天关注度高,你小心一点儿狗仔。晚上的饭局记得不要迟到,具体的晚上见面说。”

 

宋文舒一边听着一边招了一辆计程车:“麻烦雅致花苑。”

 

跟司机抱了地址,她才回复Annie:“我知道了,不说了,晚上具体说。”

 

“行。”

 

挂了电话,宋文舒侧头看着车窗外。

 

手摸到尹静婷给她的请帖,她不禁翻出来看,看着那上面两个人的名字,不禁讽刺地勾了一下唇角。

 

她一定给尹静婷备一份大礼的。

 

晚上七点半的饭局,宋文舒七点就到了。

 

一身红色A字短裙的宋文舒踩着七厘米的银色高跟鞋走进银海,Annie看到人的时候微微松了口气:“来了?”

 

宋文舒点了点头,跟着她走向包厢。

 

《生遇》是两个月前签的电影,宋文舒作为女主角,开拍前的饭局,自然不能够缺席。

 

宋文舒从进入娱乐圈以来,除了Annie,就没有人她是宋文博的妹妹,没有宋家的庇护,在这个圈子里面走得并不容易。

 

但是她一步步地走到今天,足以说明她自身的能力。

 

Annie作为她十多年的朋友和经纪人,从来都是最了解她的,所以进去包厢前,她先把情况说清楚:“里面的包总之前约过你两次,但是我都帮你拒了,《生遇》他投资了一千万,算是最大的投资商,待会儿,你自己掂着点儿。”

 

宋文舒眉头轻轻地皱了一下,但很很快就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还有李洲,你知道他这个人花花肠子多,他要是为难你,你尽量忍着,不然往后更难。”

 

宋文舒明白Anni的意思,李洲是李建民的儿子,李建民是谁?

 

达生集团就是李建民的,李建民就李洲这么一个儿子,李洲要什么都给什么。

 

宋文舒知道今天的饭局是逃不开酒的了,所以被敬酒的时候,她不冷不淡地笑了一下,抬头就喝了。

 

以至于一直想找由头找麻烦的包总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从进来包厢到现在,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宋文舒已经被敬了三杯白酒了。

 

虽然白酒量小,但是酒劲大,她酒量好,但是也不是千杯不醉的。

 

李洲看着她,倒是越发的觉得有趣,“宋小姐,之前就关注过你的《红颜》,你的演技让我很期待这一次的《生遇》,这一杯我敬你!”

 

包总敬了宋文舒三杯酒,李洲敬一杯,宋文舒知道自己避不过,笑了笑:“李公子客气了,我还要多学习进步。”

 

导演赵勤跟宋文舒有过合作的,挺欣赏宋文舒,想帮忙,但是还没有开口,就被李洲看了一眼,他看了一眼宋文舒,只好讪讪地收了收。

 

宋文舒感激地看了一眼赵勤,仰头又一杯白酒。

 

好像故意的,刚喝完,很快就有人满上了。

 

宋文舒看了一眼李洲搁在桌面上的手,抿了抿唇,还是伸手将刚满上的酒杯端上。

 

不过十几分钟,宋文舒就被敬了五杯白酒。

 

她有些受不了,幸好这时候赵勤帮忙打开了话题。

 

李洲正被女二潘晓晓缠着,包总也被导演赵勤牵着,宋文舒提出去上厕所的时候,倒也没有人多加阻挠。

 

酒劲上来,宋文舒走得不紧不慢,一双眼睛清冷无比,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有些醉了。

 

所以撞上人的时候,她整个人根本就站不稳。

 

“呃,谢谢。”

 

人没有摔在地上,一双手从腰后将她扶住了。

 

宋文舒抬起头,却没想想到看到一双深黑的眼眸,有些熟悉,刚想起来自己见过这个男人两次。

 

“你都是这样勾/引人的吗?”

 

男人的勾着唇,只是眼角没有几分笑意,一身黑色的西装浑身都是禁欲的气息,只是开口的话让人很不爽。

 

“你把我放开!”

 

“欲拒还迎?”

 

由于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看全文。

↓↓↓↓↓↓↓↓↓↓↓↓

点击查看后续精彩全文

 

点击查看全文
三级宝宝 | 发表于 5 天前 | 来自疯狂造人
这里发表小说不好,失去了这个软件的实质意义了!
点击查看全文
滚滚小说 (楼主)
播种合作伙伴 | 发表于 5 天前
回复 w1496236413832
这里发表小说不好,失去了这个软件的实质意义了!

偶尔休闲一下吧~
点击查看全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发表新帖

姐妹都在抢

试管婴儿服务
备孕疑难杂症大攻略
播种网
疯狂造人